來源:映象網-東方今報

  原標題:《天天315|女子每次產檢都正常卻生出畸形兒,質疑產檢結果》

  東方今報記者 張超飛/文 張歡歡/圖

  [核心提示]

  近日,洛陽市民張女士向東方今報·猛獁新聞記者投訴,她2020年2月14日在洛陽安和醫院(原洛陽協和醫院)產下一名嬰兒,出生後發現是個畸形兒,顱骨有缺陷,鼻樑塌陷,左手還多了一根手指。

  “我從懷孕到孩子出生,都是在洛陽安和醫院做的B超、四維彩超等各項產檢,每一次產檢結果都顯示孩子發育正常。”張女士説,尤其是四維彩超,不就是檢查胎兒是否有畸形嗎?那麼明顯的缺陷怎麼就沒能發現?為此張女士質疑究竟是醫院四維彩超單子有問題,還是醫生沒有看出來呢?對此,記者進行了採訪。

  [投訴]

  每次產檢都正常,出生後卻發現是畸形兒

  1月14日下午,記者見到了張女士。張女士介紹,她是2019年5月懷孕的,因為考慮到離工作地點近、方便孕期檢查,就選擇在了洛陽安和醫院進行產檢,並且還在醫院建立了孕期產檢檔案。

  “從懷孕到孩子出生,除了有一次因為出差在鄭州做了B超,其餘每一項孕檢都是在洛陽安和醫院做的。”張女士説。因為第一次做媽媽,整個孕期她都特別小心,也沒有感冒吃過藥,一家人都盼望着孩子能健康、平安出生。

  為了檢查胎兒發育是否正常,2019年10月6日和2019年12月19日,她先後兩次在洛陽安和醫院做了四維彩超檢查,檢查結果顯示一切正常,並未發現畸形,這也讓她鬆了一口氣。

  然而孩子出生後的情況卻與之前檢查結果完全不相符。2020年2月14日,張女士在洛陽安和醫院順利產下一名嬰兒。原本這是一件令全家人都高興的事,但隨即就發現有問題,孩子額頭上鼓起了一塊明顯的大包,鼻樑塌陷,左手還多了一根手指。

  “這種情況就像一個晴天霹靂,讓全家人的幸福感瞬間消失。”張女士説,明明每一次產檢結果都顯示正常,並且四維彩超檢查也未發現畸形,怎麼孩子出生後會是畸形呢?

  [醫院]

  產前超聲檢查不能發現所有的畸形

  孩子出生後張女士就四處打聽給孩子看病。由於當時正處在疫情期間,外出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也不安全,一家人就開車先後到鄭州、上海等地醫院給孩子檢查。

  結果讓她大吃一驚,需要做開顱手術,進行顱骨三維重建,並且最少需要三次手術,費用高達30萬元。因為孩子畸形的地方在面部,怕孩子長大了自卑,醫生建議儘量在孩子上幼兒園前做完手術。

  “帶孩子外出看病期間,每一次孕檢的單子我們都帶着,尤其是四維彩超檢查單,有醫生一看就能明顯發現問題,為什麼安和醫院產檢醫生卻發現不了呢?”張女士質疑。為此她多次到洛陽安和醫院討説法,卻被告知這種畸形通過四維彩超和常規彩超檢查發現不了問題,這樣的結果讓張女士難以接受,認為醫院在推卸責任。

  孩子畸形部位當初能否通過四維彩超檢查出來,檢查結果是否有問題?對此,洛陽安和醫院一副院長劉進強表示,由於超聲技術侷限性,產前超聲檢查不能發現所有畸形,也不能對胎兒以後的發育做出預測,期望所有胎兒畸形都能通過產前超聲檢查出是不現實也不能可能的,產前也都進行了告知並簽訂有《產前超聲檢查風險告知與知情同意書》。

  劉進強稱,事情發生後醫院也成立了糾紛處理小組,與患兒家屬多次進行溝通,但由於對方要求醫院支付面部整形手術費用約30萬,因而未能協商一致。醫院願意給予患兒5000至8000元人道援助,並建議家屬做醫學鑑定,走醫調委或法律途徑來解決糾紛,該醫院承擔的責任醫院會承擔。

  [律師説法]

  河南春屹律師事務所主任張少春律師分析認為,雙方之間存在服務合同法律關係,醫院有義務履行其法定和約定的合同義務,本案中,如果醫院工作人員在給孕婦產檢中出現過錯或重大過失,比如其他醫院醫生輕易用肉眼即可看出產檢報告單上胎兒可能存在畸形的,但該醫院卻自始至終未有任何告知,那麼醫院可能要承擔民事賠償法律責任。建議雙方協商解決,也可以向當地醫調部門申請調解,還可以直接向法院起訴。